正在阅读: 【LEAD】中国不存在刘易斯拐点 ——访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

扫一扫下载商界新闻APP

【LEAD】中国不存在刘易斯拐点 ——访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

陈东升说,目前中国经济最大的特征就是“转型”“下行”。中国由于十年的货币宽松,我们已经积累了巨大矛盾,所以最大的问题是经济结构要转型。

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摄影:范永恒

十几年前,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告诉笔者他创办保险公司是因为在日本考察时,他看到东京银座的高楼大厦很多都是保险公司。1992年,官至正处级的陈东升辞官下海,但他创办保险公司的愿望1996年才得以实现。如今,泰康人寿是中国第六大人寿保险公司,截止2013年,公司总资产约4400亿元,受托资产管理总规模近6000亿元。

陈东升是特别擅长创造概念的企业家,比如他把像他一样受到邓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鼓舞而下海创业的官员,称为“92派”企业家;他将经济学上的后发优势理论总结为“找到最好的率先模仿”的创新理论;他把泰康人寿的商业模式总结为给客户提供“从摇篮到天堂”的服务;最近接受商界采访时又提出保证中国经济增长的“三支箭”。在不断创造新概念的同时,陈东升也有他执着的一面,与中国金融业同行热衷于混业经营不同,陈东升相信专业化的力量,坚持只做寿险,通过将保险产品与养老社区嫁接,并向医疗和墓地产业延伸。两年前,泰康人寿北京的养老社区启动,陈东升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将他提出的具有原创性的“从摇篮到天堂”商业模式落地是他一辈子的事业。两年后的今天,陈东升对于谈泰康人寿的业务模式已经兴趣不大,如何一步步地将之实现大概才是他关心的。

将伟大的概念实现经常并不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过程,更需要的是陈东升从怡和集团第六代掌门人那里所取得的六字“真经”:淡定、坚持和原则。陈东升对商界说:“所谓核心竞争力就是看准一个目标持续的积累”。事实上,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在投资领域讲究在正确的方向上坚持,我们都听说过巴菲特持有可口可乐超过20多年的例子,事实上,巴菲特成功的投资都是超长期的持有,显然,长时间持有一家公司也并不是激动人心的过程。

陈东升在微博上的自我介绍是“经济学票友”,而事实上,他受过严格的经济学理论训练,是著名经济学家董辅礽的弟子,经济学博士。LEAD与陈东升的对话就从他对中国宏观经济的看法谈起,涉及到房地产泡沫、金融改革、理财建议、他与怡和集团继承人的对话、移动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影响,等等。而关于泰康人寿正在推进的保险产业链延伸可能是陈东升最关注的事业,但却不是我们此次对话的重点议题。以下为访谈的摘要:

目前中国经济最大的特征就是“转型”“下行”

 商界问: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明显放缓,现在我们基本可以肯定中国已经过了刘易斯拐点。有人对中国的未来很悲观,但也有林毅夫这样对中国经济仍然保持乐观的经济学家,你作为一位具有良好学术背景的金融家,对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有什么看法?

陈东升答:首先,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中国刘易斯拐点,包括“拉美现象”炒得那么热,我觉得这些和中国完全是两回事。拉美国家是高度经济外向性依赖,跨国公司掌控了拉美国家的经济命脉。而中国经济高增长是靠政府主导,对外开放引进外资,改革国企保住存量,让民企成长放开增量,这就是中国经验。所以我从不去谈刘易斯拐点。

然后就是要将内外经济结合起来看中国经济的成长,现在中国是外向型经济开始向内需来转型,我们在加入WTO后,进入了中国经济的十年黄金时期,在这十年高增长过程中,大量外汇储备要兑换成同样的人民币投放国内市场,所以造成结构性的货币宽松,这并不是我们宏观经济政策来主导的,而这十年超级货币宽松又迎来了中国高铁、港口、码头、高速公路等巨大基础设施的建设。所以,一方面是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另一方面由于出口带来大量的外汇导致的结构性变化,所以说中国现在的状态是城市化、工业化的高峰期。

目前中国经济最大的特征就是“转型”和“下行”,中国由于十年的货币宽松,已经积累了巨大矛盾,所以最大的问题是经济结构要转型。

城市化、服务业和走出去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三支箭

 商界:在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成本上升、环境压力上升的前景下,你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下一个动力在哪里?

陈:很多人问中国经济还能够增长多少年,有人说二十年,有人说三十年,这里重点是判断的依据是什么。我认为保证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有三支箭,第一支箭是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中国目前的城市化只有50%,其实我们的城市化可以达到70%以上,这就有20个百分点的发展空间。当工业化、城市化运动结束的时候,就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结束的时候。

第二支箭就是大力发展服务业或者说是大消费。服务业的发展有赖于中产阶级的崛起,现在中国的消费占GDP才43%,将来占到70%甚至75%都是可能的。

第三支箭就是走出去。我1983年到经贸部做世界经济的研究,我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到现在三四十年,美国每年的贸易都是赤字,如果只是依赖贸易,那早垮了,但是美国为什么那么繁荣,原因是在美国之外还有一个美国,它在全世界做大量的投资获得大量的利润,然后把这些利润汇回国。美国是这样,日本也是如此,日本在海外有大量的投资。因此,我说的“走出去”实际上是一个超级开放战略。还是我那个说法,即美国之外有一个美国,日本之外有一个日本,在二十、三十年之后,中国之外也应该有一个中国。

这就是我认为中国经济还有十年到十五年的高速增长的核心逻辑。

商界:有人说因为目前的经济形势不太好,中国很多经济改革进展的并不理想。您怎么看目前经济改革推进的情况?

陈:我认为中国经济存在三大问题,即政府债务、产能过剩和房地产泡沫。政府债务应该问题不大,但是要管控;第二个产能过剩就需要关停并、走出去和升级换代,特别是“走出去”战略就把我们的产能过剩问题解决了;第三个高房价最复杂。

中国这三大问题都要处理好,但中国结构性改革最核心的还是金融改革,中国的金融效率不高。金融改革包含三个层面,第一个是准入层面,就是允许社会资本进入金融。也就是我讲的在金融业呼吁企业家精神。民营企业家有冲劲,他自己要对企业负责。所以我讲企业家精神,是体制和机制的改革,要建立市场机制和鼓励企业家精神的机制。第二个层面是定价机制和制度的改革,包括利率放开、汇率放开、人民币可兑换、资本市场逐步的放开,等等。第三个就是监管层面。金融监管应该放开前端,管住后端。我觉得政府应该建立金融管理委员会,在银监会、保险会和证监会上面设一个委员会,好控制风险,同时还是分业监管、风险统筹。

政府一定要把土地财政转成所得税财政

商界:北京的住宅绝对价格已经与纽约比肩,但是无论从房价收入比还是租金回报率,中国的住宅价格都显得过高,你是否认为中国房地产存在泡沫?如果有,你对消化泡沫有何建议?如果你认为没有,理由有哪些?

陈:现在经济最不明朗的核心因素就是房地产泡沫或者说高房价对制造业,对其他经济的挤压,这大概要三年的结构调整。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高房价和高地价,事实上这是一个结构性问题,结构性问题说起来很抽象,其实是政府一定要把土地财政转成所得税财政。政府现在是土地财政,而所得税财政是靠经济起来,企业交税,是营造一个宽松的经营环境,让企业家成长,让很多优秀企业盈利能够给政府交税,这样的财政是可持续的财政。

陈东升给商界读者的投资建议:选择好的金融企业来买普通产品,比如说买(指数)产品,买理财产品。

商界:作为金融家,你能不能给我们网站的用户一些投资建议?

陈:我认为金融崛起的时代到了,所谓金融崛起的意思就是真正的大理财时代到了。随着经济增长,中产阶级成为社会的庞大核心主体,这个群体靠出卖自己体力和智力获取的收益中有很充裕的剩余部分,而这剩余部分将被“消费”在投资上。所以当中产阶级成为这个社会大多数的时候,市场上就有庞大的热钱,热钱需要寻找投资,而找投资的过程就是创新的过程。所谓创新的过程,我觉得就是投资多元化。比如说保险是投资,理财产品是投资,基金是投资,艺术品也是投资,是小众投资,但是,股票和不动产还是最主要的投资。我的建议是选择好的金融企业来买普通产品,比如说买指数基金产品、理财产品等。还比方说像我们高档养老社区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投资。我们的这个产品,既帮你投资,又帮你提供现实的养老医疗。投资理财目的是为了老有所养、老有所医,会有多种产品和渠道来供选择,我觉得投资多样化时代会到来。

亚布力论坛不仅仅是一个思想的平台,同时也是产融结合的平台

 商界:今年您带领亚布力论坛的企业家访问了欧洲,请问此次去欧洲五国对哪个国家印象最深?为什么?

陈:这是亚布力第一次访欧,我们与荷兰首相,比利时国王和首相,与德国社会党党魁、副总理、经济部长,都进行了很深入的交流,印象都非常深刻。这也是亚布力论坛十四年来一个新的阶段性事件,之前去美国比较多,这次去欧洲是第一次。明年我们打算以同样的方式再去非洲,现在工商银行正在跟非洲联系,我们让亚布力企业家的脚步走向非洲,说不定还会走向拉丁美洲。

商界:欧洲行有哪些新的收获可以和我们分享?

陈:第一,这次亚布力和工商银行合作,我们看到了工商银行二十年国际化战略的优秀成果,也看到中国资本开始进入输出阶段后,受到欧洲企业家的青睐和欢迎。第二,亚布力论坛一直是一个以思想交流为平台的企业家组织,我们也在努力向务实迈进。最后,我认为亚布力论坛的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就是产融结合,不仅仅是一个思想的平台,同时也是产融结合,所以是一种非常好的尝试。

欧洲“老钱”对中国“新钱”的启示:淡定,坚持,原则

商界:在英国期间,您与怡和的主要股东凯瑟克家族成员进行了交流,据说很有收获,请问你们交流了什么?

陈:实际上现在是怡和集团第六代了,整个怡和集团信托的财富有五百亿美元,这个财富分散在家族大概二十六位信托受益人中间。我从亨利•凯瑟克老人家身上感受到一种力量和智慧,其实就是内在的淡定,坚持,原则。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谈话是上一次见面,在他的书房,是个冬天。我们吃完饭散了会儿步后,就在他的火炉边一直谈到深夜十二点钟,老人家一般十点钟就休息了,第二天在早晨的饭桌上我们又谈新闻、谈政治。我说他是世界的老钱,我们也可以叫世界的新钱,我觉得我那场对话就是一个世界老钱和世界新钱的对话。现在想想,我觉得很可惜没有录音,也没有记录下来。与这样一个人交心谈心,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经历。

商界:我们知道你的长子已经迈入职场,你对于财富传承和企业传承有什么思考?

陈:还没有想过那么远,我的公司一代还没有过。我们这次去德国跟中小企业家对话,好多都是传承五代,六代了,也并不是说这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尤其在欧洲基本都是家族企业。

只有互联网和金融结合,金融普惠时代才会真的到来

商界:听说你加入了十几个微信工作群,泰康内部也在倡导微信办公,这是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对泰康办公方式的改变?

陈:我在泰康内部说过,高铁改变中国、未来改变世界,微信改变中国、未来改变世界。不仅仅是泰康,可以说互联网包括微信正在强烈地渗透到人们的生活和企业管理、经营中,微信是一个所有人都在用、而且它确实会给你带来高效便利的东西,从最初的沟通到春节抢红包发红包的捆绑业务。所以实际上BAT(即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三个互联网巨头和创立它们的三位企业家对中国经济,对中国社会,对中国未来发展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即便他们仍有瑕疵,但应该就像大人看小孩一样,不应该去计较的。

商界:泰康在保险产品的销售上,是否有尝试和移动互联网相结合的方式?

陈:我认为互联网有两点,一就是降低成本,二就是大数据可以解决很多过去解决不了的问题,比如点对点,个性化的服务。

只有互联网和金融的结合,才能称之为金融普惠时代的到来。以泰康来说,首先是免费化,我们是第一家把一年期100万的航空意外险全民免费的险企。这是很大的举措,但我们更想慢慢做,因为只有真的有赔付了,大家才会接受这真的是个免费的产品,这就是情境营销。

第二个是廉价化,我们在淘宝上针对一些小商户(卖家)做的保险业务叫“乐业保”,目前已经卖了十万单,由于小商户的员工没有保障,我们可以用便宜的价格保障他们。“乐业保”的投保、续费、理赔等服务均可在线完成,如果需要营销员去推销的话,这项业务是赚不到钱的。

第三个是碎片化,互联网时代我们拥有客户的财务状况和健康状况的大数据,再加上O2O的到来,我们就更自信了。但是光有“天网”,没有“地网”不行,所以要“天网”和“地网”结合。大数据就是我们的“天网”,我们的“地网”就是4200个有金融牌照的销售网点和全渠道,通过互联网、电话、银行、企业、代理人等,特别是23万销售人才,就构成我们最值钱的“天罗地网”。

商界:外界不少人认为养老地产投资回报周期太长,资产太重,你为什么坚决看好以养老为主线的不动产长期投资?

陈:养老地产是一个伟大的商业模式,这个伟大商业模式很简单,就是把虚拟的金融保险和现实的医疗健康服务相结合,拉长了保险业的产业链,真正实现从摇篮到天堂这样一个现实的商业模式。

商界:您曾说过养老社区是对保险业的“三个延伸”,在养老社区上,打算如何实现服务的延伸?要提供哪些不同于目前养老院的用户体验?

陈:这个延伸是指一个持续性的商业模式,它跨了四个产业,金融产业,养老产业,医疗产业,丧葬文化产业,金融的核心是投资和产品,实际上把老年生命链的产业全部整合在一起了。所谓核心竞争力就是看准一个目标持续的积累,积累客户,积累人才,积累经验,积累产品,积累渠道,这些加起来就是核心竞争能力。

(采访助理:李亚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商界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